我倒黄,然后挺黄

我必须旗帜鲜明地表明我的倒黄立场,当黄健翔成为一些人口中的男儿典范、民族脊梁时,我必须旗帜鲜明地倒黄。

我必须旗帜鲜明地表明我的挺黄立场,当黄健翔成为一些人口中的卖国贼、直娘贼时,我必须旗帜鲜明地挺黄。

为了表达清楚,请原谅我用领导冒号的方式阐述观点。

●我倒黄,因为三个原因:

第一、视而不见。黄健翔是意粉没有错,在解说中为意大利加油也没什么错,甚至高呼意大利万岁同样不是大错,他的错在于对那个争议的点球视而不见。挺黄派无不对黄的直言不讳赞叹不已,认为这样才是民族振兴的希望。殊不知,他的直言不讳建立在偏见的基础上,当慢镜头回放、当众多意粉挠头时,以直言不讳著称的黄健翔对此只字不提,他的激情、他的公正只留给自己。不好意思,对于公共电视台解说员黄健翔的职业操守,我持保留意见。

第二、小人之心。张斌连线黄健翔后,办公室一个向来爱意大利帅哥、欣赏黄健翔的漂亮美眉皱着眉头说:他怎么能这样讲?黄在言语间对澳大利亚的不敬我不多说,可能或根本不可能产生的外交影响我不介意,让我长叹一声的是:黄要么是在说谎,要么有一颗小人之心。一个人被邻居A打了,二十年后他摸黑捅了邻居B一刀,理由是他俩是邻居;一个人二十年前被邻居A打了,他没还手,一天他看到邻居B,怀疑对方可能会在三年后的某一天打自己,于是他摸黑捅了邻居B一刀。不好意思,对于民族脊梁黄健翔的胸怀,我感到不以为然。

第三、不见真诚。郑渊洁是我小学时代最喜欢的作家,他现在升级为勃客,他在blog上这样说:“今天从某报看到黄健翔的道歉文字,情真意切,令人感动。虽然我不熟悉他,但从这段文字中可以感受到他是一个性情中人,且敢做敢当,不推卸责任。”真对不起,我不得不对幼年的偶像说不。除了官话套话,从这篇文字上我实在看不到太多的真诚,更何况,这篇仅由其他人代读的道歉信从语言风格上看,捉刀者或许根本不是本人。同样,黄健翔的签名MSN在事后改为“他们疯了 ”,这同样让我看不到他的真诚。不好意思,对于男儿典范黄健翔的真诚,我完全看不到。

●倒完了,现在轮到挺。我挺黄,有两个原因:

第一、卖啥了?网络上部分倒黄派大骂黄健翔卖国贼,他们说:怎么能喊意大利万岁,要喊也只能喊中国万岁。拜托,爱意大利并不意味着就不爱中国,这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命题,大家最好冷静。要我说,要批评也应该批评“万岁”这词太老套,在这网络时代高喊封建时代的口号,显得黄健翔不够时髦……

第二、真要封杀?网络的好处是多元化,坏处是不负责。尖叫声未息,央视封杀、黄健翔辞职的假新闻立刻出来多个版本,不少网民也纷纷发帖要求彻底封杀黄健翔。拜托,不要一竿子把人打死好不好?有没有错,有多大错,这个问题应该先想清楚。要我看,黄健翔根本不会有大事,黄粉不必担心,只要不发生外交事件(个人以为根本不会发生),央视绝对会保黄到底,除非他自己辞职。之前的一切都是姿态,不信您走着瞧。

●既然是领导冒号,当然要有总结发言。

综上所述,尖叫之错本不是大错,但之后的两次辩解让人郁闷。

斗胆给黄健翔下个评语:如果赌球一说纯属子虚乌有的话,那么黄健翔是这样一个人——
专业,央视解说员中,他是当之无愧的专业第一;

热血,不用多解释;

不专业,对公共电视解说的理解还需多看看外台,千万别再说什么“ESPN怎么能跟我们比呢”这样的话了;

不热血,热血男儿是不会有小人之心和敢做不敢当的做人态度的。

2 thoughts on “我倒黄,然后挺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