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处

别处。

人,是一种有点贱的生物。明明生在此处,偏偏想着别处;明明向往别处,偏偏舍不得离开此处。

植物没脚,如果它们想活得舒服些,只须调整根的深度。生在沼泽中,浅浅即可;生在沙漠里,则深深扎根。

动物有脚,它们的生活方式是随波逐流。候鸟追着温暖走,羊群追着嫩草走,野狼追着羊群走……它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然后,它们就毫不犹豫地追着去了。追不上?那就死吧。

人则不然。

人们爱俏,却大都姿色平庸;人们爱财,却往往过得艰辛;人们想自由自在,可是每天早出晚归,一刻不得闲……不爽?想变一变?然而,然而,怕别人笑话,怕未来难定,怕丢了手中土饭碗。

人贱,所以笑不露齿,恨不变色;人贱,所以心胸狭窄,见不得人好;人贱,所以打他左脸,他把右脸贴过来,然后在心里痛骂、口中称谢;人贱,所以路遇美女,装作未见,事后痛悔,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说一个人贱,其实不是骂他!

说一个人贱,是好心地指出他所处的地位尴尬,活得很苦,是同情的意思。他活得苦,却又不知、不识、不敢改变。他总在梦中、在厕所中、在地铁公交车中失声长叹——怎么就没有一个“别处”让我放松放松、快活快活呢?

可爱的别处,可怜的别处。别处不是别墅,不能让你肉体愉悦,只能使你心灵短路。

手捧一本小说,我就是纵横天下难求一败的男主人公;看着连续剧,我就是摇曳生姿顾盼自得的女主角;翻开《国家地理》,对着一望无际动人心魄的草原流泪;走过一座桥,看见水中怡然自得的鱼儿就心生悲凉。

别处啊别处,永远困在此处,永远想像别处。

……

某个昏昏欲睡的冬日的下午,我在一个昏昏欲睡的小岛上发现一间昏昏欲睡的小旅馆,旅馆里有一只猫。猫静静地看着我,然后,张开嘴打了个哈欠,再然后,它开口说话了:找到那个地方,把它变成这个地方。

——看来我确实老了,老得出现了幻听。

——————————————————————————

浮黑:给青气球的《尚城》小旅馆专题写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