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做韩寒门下狗?

走狗历来被人鄙视。谁知,王小波一出,门下走狗顿时大热。

昨天转帖韩寒为莎朗斯通辩护的文章,顺便评论了几句,于是被人骂了,骂作走狗。

我年纪比韩寒大,也没读过他的小说,但是,他长得比我帅,比我会开车。所以,要不要当他的门下狗?得考虑考虑。

韩寒,文采不及余华,聪明不如连岳,痞气不如王朔,儒雅不如梁文道,胆气不如冉云飞,嚣张不如罗永浩,车技不如舒马克,歌喉不如萧敬腾……

但是,韩寒独立思考,直言不讳。

也罢,若能真正做到这两点,做韩寒门下狗又何妨!

 

韩寒:我们应该更友善

在留言中,我找了一些比较典型的问题来进行回答。当然,为了符合相关的互联网法规,我对这些问题的原话进行了过滤,得以使我们能看到一场对话。

1:韩寒,你说媒体断章取义了,但是依照我所看,你高中都没有毕业,就你的英语水平就不要来翻译了,是你自己断章取义吧,或者是你的英语水平有问题,你的翻译就不要拿出来贻笑大方了。

回答:是的,我也考虑到了我的英语水平的问题,所以我没有进行翻译,那段翻译我是直接从网易的官方新闻和香港媒体那里抄来的。

2:就算莎朗斯通后期的话里有反思的感情,但是她是达赖的好朋友,而且是她收到了来自西藏的信以后才觉得自己以前的想法有问题,所以她就是个藏独份子,她支持藏独,这点上我们也应该骂死她。

回答:首先,不是所有来自西藏的东西都是藏独。我去过西藏,那里的大部分人其实都不认同藏独,那里的人也都很友好淳朴,不希望祖国分裂。我们不能一听到来
自西藏,就觉得它要分裂祖国,是藏独份子。很多西方的人,他们并不是支持藏独,他们只是同情藏民,错觉得藏民受到了迫害。但事实并不是这样。所以我们要用
事实告诉他们,而不是对所有没弄明白真正情况的人加以辱骂扣帽和封杀。这样会让他们加深误解,觉得我们的确是帮喜欢迫害别人的人。我相信,如果我们宽厚,
实事求是,他们是会改观的。

对于达赖,如果他不搞藏独,不分裂中国,利用他的号召力让这个国家更和平安宁,我觉得这是件好事情。虽然我们不知道莎朗斯通提到的让他去帮助灾区做事的某
会的真实情况,但某会,让她去帮助灾民,使得莎朗斯通为以前自己的想法而哭泣,认为这对她是个教训,至少在这点上,某会是感化了一个人,导致她想去帮助别
人。如果某会或者某人一直是这样,那也岂不是件好事。

3:我代表地震死去的7万同胞声讨莎朗斯通,她XXXXX

回答:活着的人经常莫名其妙被别人代表了,死去的人们就让他们安息吧,不能挟持着这7万个无法说话的无辜生命去展露和表演你的道德了。面对莎朗斯通,我们
真的那么愤怒么,还是怕不表现的愤怒点会把界限划的不够清楚呢?为什么我们对一个外国女人的愤怒要远远超过一些工程上有问题的学校的负责人呢?我把我的愤
怒和界限全留给他们。

4:你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在别的国家灾难的时候,我从来没有像你说的那么想,我身边的人也都没有,恐怕中国只有你一个人为印尼海啸和日本地震还有911和美国飓风幸灾乐祸吧。

回答:是的,只有我一个人,我认罪。

5:我没有在报纸上看到过莎朗斯通的全文,但我今天看到新闻午报一个特约评论员这么写道——韩寒指责声讨那“斯”的人们没有耐心看完全文,所以在文章中特
地引用了那“斯”攻击汶川地震是“报应”的英文版。那“斯”言道:“我对中国人对待藏人的方式不满意,因为我觉得任何人都不能对另一些人不友善。因此,我
一直就这件事在考虑怎样想,考虑做什么,因为我不喜欢他们那样做。而且,我一直在考虑怎样对待奥运会,因为他们对达赖喇嘛不好,而他是我的好朋友。然后发
生了地震等等灾害。于是,我在想:这是不是就是因果报应呢?”
我又看到,报纸报导,莎朗斯通说:“地震真的很有趣,他们一直对我的朋友达赖不好,结果就地震了,我认为这个就是报应。既然他们这么对待我的朋友,我正考
虑我应该怎么样对待奥运会。”

回答:这些特约评论员有点坏,他把莎朗斯通的话又根据自己的需要编排了一遍。他们为了搞臭一个人,不惜把别人的话按照怎么便于引起民愤更大怎么组织。在这
个非常时期,想置人于死地太容易了。作为上海的权威媒体,他这么写,所有人看了以后就觉得原来吴先生自己编写的那段就是是莎朗斯通的原文。在此,我再次贴
上萨朗斯通的原文,以及她对待奥运会的态度。我看过她的原话后,我觉得我们是可以宽容和原谅莎朗斯通的。你们说我没有大是大非,我想告诉你们,这就是我的
大是大非,就是要实事求是,不要在特殊时期错用了你的舆论威力。一个以封杀一个人抵制一个物为乐为德的国家是落后的,当你发现你手里的笔在特殊时期有了一
点威力,不要老想着用它来置人于死地。

上次是国内翻译,这次是香港翻译版本

CEN记者:你知道中国四川发生地震

莎朗·斯通:我当然知道

CEN记者:你的感受如何

莎朗·斯通:你知道(我的思想转变)这是件有趣的事情,因为首先…,我很不喜欢中国对待西藏的方式,我觉得每个人都应对人友善,所以一直以来我都很关注,怎样可以去想该做一些什么,因我不喜欢这种事情。

而我一直关注在奥运问题上我们应该怎样,因为他们(中方)对达赖喇嘛不友善,而达赖是我的好朋友,而现在发生这个地震是因果循环吗?当你不好,坏事发生在你身上。然后我收到一封,由西藏组织发出,他们要去灾区帮忙,这把我弄哭了,他们问我会否考虑做一些什么,我说我会。

对我来说这是很大的教训,有时候你要学习谦卑地服务别人,就算面对待你不好的人,对我来说是种演化,亦是个学习的过程。

CEN记者:我们应该照常观看奥运吗?

莎朗·斯通:当然了,我们也不可孤立他人,我们应该友善,树立模范,期望他人会做到,我们应该尽力做好,我不认为否定奥运是答案,我们应该更友善,中国也应如是。

这段对话里,莎朗斯通的唯一问题是,她认为我们孤立和迫害了西藏人民,或者她的朋友——达赖喇嘛。她对中国西藏以前的农奴制度不了解,所以他对中国抱有成
见,认为我们不友善。事实上,我们立马对她不友善了,她的话像自助餐一样,大家随便挑选了自己需要的一句或者两句来进行传播,比如“地震很有趣”“中国得
到了报应”“达赖是我的朋友,中国人对达赖不好”“我正在考虑要不要抵制奥运会”等等。

这说明,在我们这个国家,做错事情的严重性有时候远比说错话的严重性要小,做错事情害死几个人所受到了谴责也比不上说错话伤了感情所受到的谴责。哪怕你没
说错,或者你说的不够错,我们经过自己的编排,能让你大错特错。我们是不会在媒体上刊登你的全文的,因为你全文长达两百字,我们会缩略到二十字,为了节省
篇幅,然后我们会用两千字来对我们所选择的二十字进行评论,这个时候,我们是有大量的篇幅的。评论的结果是,你是没有道德的,我们要封杀你抵制DIOR,
你是没有人性的,你居然无视这么多的死难者。而我们始终是站在替死难者声讨你的一边,所以我们是有道德的。

可是,她想到了要帮助别人,虽然她对中国抱有成见,但

我们为什么不能感化这些人呢?

我们为什么不试图让他们更加了解中国呢?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将他们彻底的推向对立面呢?

莎朗斯通真的到了罪该万死的地步?

你真的愤怒到了必须进行最恶毒辱骂的地步?

你觉得骂她是为了自己爽还是真的心中想起了受灾的人民才气愤不已?

虽然你表示再不看她的电影,但你是不是等着在看她的好戏?

为什么我们的愤怒看着有点像狂欢呢?

为什么全中国几乎所有的纸媒中都没有莎朗斯通后面的话?是因为后面的那些话会削弱暴怒的人民的愤怒么?

如果人民没那么愤怒,是不是就不够精彩呢?

是不是文章里提及一下对地震的悲痛,对灾民的同情,你就在道德上无敌了,可以随意编辑你不待见的人的话来煽动人?

这难道就叫在“大是大非面前的民族大义”?

我们应该更友善,大家都应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