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诉垃圾短信 反被抓去坐牢

浮黑说话:谁不听话,谁就是刁民,就是“一小撮”,就“抓起来关,关到死”。

—————————————————————————-

from《瞭望东方周刊》 湖南农民投诉SP商获刑调查

SP商和移动公司一般五五分成,打击SP,实际上就是打击移动公司
“审讯的时候,警察问我:‘你第一次投诉后,你知道是欺诈短信,为什么第二次还要投诉呢?’”
“我回答说:正如一个女孩第一次被强奸了,她报案。但是随后她又被一次次地强奸,她只能一次又一次地报案。”

陈曙光以这样的比喻向《瞭望东方周刊》记者表示了自己内心的不平。“我因‘报案’太多也获刑,而那些一次又一次‘强奸’我的人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6月13日,湖南省永州市东安县芦洪市镇南江村村民陈曙光接到了法院的终审判决:维持原判。

这场以投诉、打击电信增值业务商(简称SP)恶意欺诈短信启幕的行动,最终被法院认定为“敲诈勒索”。

黑心SP

永州市东安县芦洪市镇南江村,距离永州城区40分钟车程。陈曙光和叶剑都是这里人,两家步行不过两分钟的距离。

一些外来者来到永州,常常会想到中学课本里的文章《捕蛇者说》,唐朝名臣柳宗元在这一名篇中记叙说:“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者。”

这个小村的一些人,将这句话改了主角,说永州流行的是黑心SP的欺诈短信,内容之“异”,无奇不有,用户在不知不觉中就被扣钱,甚至,和它的斗争,有可能带来锒铛入狱的结果。

陈曙光和叶剑就是斗争者的极端。

陈曙光原来在广东东莞当保安,2006年10月,因妻子怀孕,他回到了永州老家。

到家不久,父亲就给他展示了手机中的100多条短信,里面有不少黄色图片,一些是诱惑性的语句,还有一些纯属欺骗。这些短信来自SP商,他们显示的号码
很短,很多不知内情的人往往把他们等同于中国移动的10086,一旦回复就会被扣钱,往往一次几元,一天甚至有30多条。

“我都快有手机病了,这些短信搞不清真假。”父亲说。

而陈曙光自己回家后在本地移动公司新办的卡也接到一大堆恶意短信,“一些SP服务是强制绑定的,甚至不回复、不点击也会被扣钱。”

村里的医生欧首连也和他说起了自己手机里的一堆恶意短信,其中一条说:“你的朋友给你留了一条语音留言,点击*****听取。”当他按提示操作后,根本没有什么留言,但是立即被扣掉五元钱。

同村的叶香桃是一位老师,也是陈曙光的亲戚,他在一次聊天中向陈曙光说起了他的“惨痛经历”:

“你有一条留言需要接收,请发送短信A到0998806收取!”叶香桃以为是朋友给自己的留言,按照提示回复后,收到的却是一条和留言毫无关系的垃圾短信,同时被告知被SP收取了8.1元。

一条01888发来的短信说:“用户13874670***,湖南移动‘转发有奖’提醒您:您三月份话费奖励未领取!回复J即获5元话费,抽万元大奖。”回复后,不仅没有获得所谓的5元话费,反而被SP扣了5.1元。

还有一条短信说:“尊敬的客户,根据上月账单,您已获得15元话费积分,如果您想领取的话,请回复8查看如何领取,并有机会获得更多现金,最高可达
3600元。”叶香桃心想,账单应该是只有移动才知道的,于是回复了一次,想查看如何领取15元积分。但是,查询后得知,他反而被扣了2.1元。

更诡异的是0517155742发来的短信:“我已经没事了,你还好吗?”他觉得奇怪,简单回复后才发现这原来又是一个圈套。

交手

在东莞打工的经历让陈曙光比村里人见过更多世面,至少,他善于上网查询信息。

陈曙光从网上得知了国家对电信业的规定:SP通过移动公司发送这些诱惑及不健康短信,手机用户如果点击的话就要从话费中扣出费用来,这是原信息产业部及《信息产业法》明令禁止的。

SP商设置了一个又一个陷阱,但他们都害怕用户向信产部投诉。后来法院针对陈曙光的判决中也提到,由于SP的这些行为是违法的,消费者只要投诉,信产部
接到投诉多了,就会按照这个指标考核各省市移动公司,由此可能会使SP失去经营资格。因此,投诉,尤其是向信产部投诉,将对SP形成巨大压力。

“可以投诉他们。”陈曙光告诉大家。但是,医生欧首连并不愿意去做“这样细枝末节又很伤神、还要吵架”的事情,他全权委托陈曙光去投诉。

陈曙光拨打了移动服务热线10086。很快,当事的SP商客服经理主动打来了电话,对方首先承诺双倍返还—即移动广泛宣传的服务承诺。陈曙光没有答
应。“乱扣费和欺诈短信普遍存在,你们一次就骗几万几十万人,却往往只有个别人投诉,其他人根本不知道被骗了,或者没空来投诉。投诉一次你们双倍赔偿也才
几元钱,这是不公平的。”

对方一直加价,最后加到1500元,条件是不要再投诉,尤其不要投诉到信产部。

这个价码非常诱人,陈曙光答应了。初战告捷,取到这笔钱后,陈将它转交给了欧首连。

此后,陈曙光以自己的三张卡投诉,随后,湖南翎讯、北京天盈九州、北京互通无限等三家SP分别向他赔偿了2000元、1800元、1000元。接下来,
陈曙光又用30元购买了村民陆五毛的手机卡,这个卡也被恶意短信欺诈多次,他用这个卡投诉后,SP商浙江恒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赔偿了他2500元。

毋庸置疑,这里有一个巨大的“商机”。

之后,和陈曙光同村的村民叶剑加入了投诉队伍,一旦得知亲友有被短信欺诈的经历,他立即就向他们要过卡来进行投诉。经过法院认定,他共13次以自己或者朋友的卡进行投诉后,得到SP商共17088元赔偿。其中有一些只有几百元,少数超过1500元。

“3.15之前,或者信息产业部的人来巡查的时候,或者年底的时候,赔偿的价格就要高一些。”叶剑说,他们往往让SP出价,而SP则有一套自己的判断标准,包括时间和投诉者的强硬程度。

陈曙光曾认真研读过《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广告法》《民法》等,他与叶剑的最大区别在于对法律程序的重视—只要不是自己的卡,他都会让卡主写一个书面授权委托书,或者干脆将卡买过来。

其他一些村民也开始投诉,但是大多只是以自己的卡投诉,多为双倍返还。

移动反击

2007年7月,叶香桃决定正式授权陈曙光作为代理人起诉湖南移动永州分公司,要求移动公司返还此前被扣的15.4元,赔偿15.4元,同时赔偿误工费110元,差旅费10元。

这个起诉似乎激怒了移动公司。以往的投诉,移动公司都是通知SP商来解决,这次,移动公司决定亲自出马。

永州市冷水滩区法院原本通知2007年8月6日开庭审理此案,但当陈曙光到法院后,法庭通知说延期开庭,原因是“移动公司申请继续搜集证据”。

此时的移动公司,实际上是在整理一份报案材料,这份8月21日向警方提交的文件声称:叶剑、陈曙光是“一个有9名成员,而且队伍仍在不断扩大的团伙,是一个反黑联盟”。永州移动统计说,陈曙光等“团伙”通过10086投诉已经500余次,升级至集团公司、信产部的工单达40余个,“严重影响了我市通信企业发展环境”。

8月24日,永州市公安局冷水滩分局治安大队在永州移动冷水滩营业部拘留了叶剑。叶剑说,当天他接到永州移动通知,说希望签订一个协议,前去之后,永州移动给了他2000元,而他则承诺不再进行投诉,“协议刚签完,警察就抓我了。”

警方的书面《抓获经过》说,2007年8月25日上午11点,冷水滩公安分局治安大队大队长刘勇率队前往南江村,拘留了陈曙光。叶剑则说,他在被抓获当天深夜12点带警察前往南江村拘留陈曙光。陈曙光也表示,他是深夜在床上被带走的。

检察院的起诉书和法院的判决却说,拘留陈曙光时间是8月26日。

这个日期非常重要。在叶剑和陈曙光看来,同一天抓他们两人,证明了移动公司早有计划。“抓我的人坐的车就是移动公司的猎豹车,那司机我认识。”叶剑说。而陈曙光则说,当夜前往南江村抓他的两辆车中有一辆就是“湘A牌照的移动公司汽车”,里面有大批移动公司保安。

两人都说,他们被抓后,被分别关押在人达宾馆的两个房间里,而除了审讯的警察外,共有十余名移动公司的保安轮流看守他们,“我觉得是移动的人在审我,而不是公安。”

据《瞭望东方周刊》记者了解,在拘捕他们之前,移动公司已经向众多SP发出函件,让他们提供与陈曙光、叶剑有关的投诉处理经过书面说明,以证明他们俩“
敲诈勒索”。永州移动声称,有30多家SP提供了证据。本刊记者看到了一批SP商发给湖南移动的书面文件,它们大多内容结构一致,没有提及短信内容,但都
说最终被要挟后赔偿了多少钱。

随后的事实证明,这一事件还有湖南移动公司的痕迹。

本刊记者看到的警方询问笔录显示,9月5日,警方对浙江恒华、湖南纽瑞孚、湖南翎讯、北京互通、湖南天迈通、湖南拓维、北京天盈九州、湖南京泰等SP商进行了调查,9月6日又对长沙中智等SP商的负责人进行了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来自各地的SP商几乎是在同一天在位于长沙的湖南省移动公司办公室接受永州警察调查的。

在这些讯问笔录中,警察均没有问这些SP商到底给陈曙光等人发送了什么短信。

知情者透露说,70%左右的SP商都是和省级移动公司签订协议,另有20%和集团公司合作,和永州这样地市一级移动公司合作的属于极少数。

刑罚

在看守所里,陈曙光和叶剑忙碌于所方安排的包装甩炮和制作灯笼的工作。

而他们的亲属则四处走关系,试图让他们早日自由。由于都是农民,他们总是找不到门路,往往只要有一点沾边的就去请客送礼,最后两家都花了五万元左右,仍没有将两人争取到取保候审。

2008年4月3日,一审法院认定:陈曙光“通过拨打10086投诉或发电子邮件向信息产业部投诉、提起诉讼等方式,分别以自己的手机卡号、经他人授权
的手机卡号及自己向他人购买的手机卡号进行投诉,先后与7家SP协商。在协商过程中,陈曙光以如果SP没有诚意,将不断向移动公司及信息产业部投诉的意思
表示来向SP施压,7家SP均给予了所扣话费双倍以上的赔偿金,共9900元。”

法院由此判决:陈曙光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

此前的3月19日,一审法院判决叶剑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法院认定叶剑的敲诈金额为17088元。

陈曙光坚持认为自己无罪,“如果打个电话就勒索成功了,那我也太神通广大了。如果投诉、起诉也是犯罪事实的话,法院和信息产业部也根本不应受理。如果我们是罪犯,那些搜刮了几千万的SP商又是什么?”

代理人陈曙光被捕后的2007年9月13日,叶香桃向法院提出撤销他诉永州移动的案件。法院的裁定书中说,叶香桃起诉移动后,两家SP各支付了600元和500元,使之撤诉。

永州移动由此回避了坐上被告席。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在陈曙光的判决书中看到,这1100元也计入了法院认定的陈曙光通过犯罪获得的“赃款”中。

移动的经营战略与SP商存在“共赢”

为什么有一些人,比如一些人大代表和政府官员,很少接到这类欺诈短信,而另一些人,如陈曙光所在的村里的村民一天接到几十条呢?

熟悉移动公司内情的人士向《瞭望东方周刊》记者介绍说:在SP公司群体中,流传着一个“活跃号码”单,这些号码都是使用过SP短信服务、投诉率又低的号码,一般由移动公司提供或者SP公司整理。

于是,出现了一个恶性循环现象:越是被短信欺诈者,就会接到越多的欺诈短信,被扣的钱越多。

知情者说,运营商比如移动公司会自己设定一个号码单,这个号码或者是VIP客户,或者是政府官员、人大代表的号段,对垃圾SP自动进行屏蔽。SP商也会
主动对短信群发器进行设定,对一些明显是政府要员的电话号码号段,就不发这类短信,以避免惹怒具有决策影响力的人士,进而遭致政治上的压力。

欺诈的门类和手段层出不穷,大多数手机用户都或多或少有遭遇欺诈短信的经历,但是大多数人没有精力去和移动公司或者SP商纠缠,更多的人不会查阅详单,甚至没有发现自己被扣了钱。

那么,为什么移动公司要放纵这些明显恶意的SP商们?

首先是由于移动的经营战略与SP商的“共赢”关系。

纯粹语音服务容易让用户乏味,对迅速扩大用户群有很大限制,而如果开拓增值业务,则可以提升用户对移动电话的乐趣。据了解,1999年永州移动成立时,
用户只有3.5万,2001年短信开始起步,动员社会力量发展SP业务,形成增值业务的爆发增长,并由此扩大了用户群,如今,永州移动用户数已超过30
万。

“当时SP在利益分成里占了大头,移动只占小份,大多是八二开。即便如此,2002年,永州移动全年收入达到一亿元,在SP
这块,单月和SP商分成之后的收入就达到200万。”知情者说,“SP非常赚钱,如同找到金矿,而且成本很低,花一二十万就可以办起来,很多广东的SP商
整个集团搬移到湖南。”

知情人士称,移动公司动员社会力量开发增值业务的一个主要原因是移动公司员工人数少,利用社会力量开拓增
值业务,不会形成人员包袱。2006年,移动推出自己的动感地带、移动梦网,整合了一些SP业务。另外,随着用户规模增大,移动公司和SP的分成比例发生
变化,移动公司占得越来越多,到目前大概五五分成,“打击SP,就是打击移动。”

终审维持原判

自2005年之后,恶意短信泛滥成灾。一则在于移动公司无法对SP商的内容进行有效监管、有效控制,二则发现问题之后也无法形成有效打击,即便取消了经
营资格,同样一批人换一个公司名称,又继续玩短信欺诈的游戏。而实际上,很多SP商本身就是移动公司的员工亲属或者关系户,无论公司还是私人,双方都有扯
不清的关联。

一位内部人士向本刊记者形容这些SP商说:“至少80%纯属利益驱动,不讲规则,不讲原则,不讲道德,短期造就大批富豪。”

SP的暴利,吸引着无数人蜂拥而入。

2006年“永州市十大杰出政法干警评选”是有关SP的另类现象。这一活动效仿“超女”评选模式,引入了短信和拨打热线电话的投票方式。

当时有评论认为这是一次将裁决权真正地交给了群众的推选。

实际上,这一活动也是由一个SP商运作的,其关键点在于“短信投票每发一条短信的价格是1元钱”。这一活动总票数超过300万票。

永州570万人口,能够收看到宣传这一活动的永州公共频道的人只有50万左右,这其中除去老人、小孩和贫困者,以及部分不知此事的人,大概只有20万左右人有投票的可能性。

20万人投出300多万元以上的票,其原因在于举办者和竞选者的行政动员,单位公款投票的情况由此出现。知情者向本刊记者说,三家通信运营商与SP商的协议是五五分成。因此,可以估计SP商由此获利百万以上,而事实上,所有计票、收费等工作都由通信运营商完成。

一审宣判后的2008年4月3日,陈曙光获释,离开看守所,见到了阔别近七个月的儿子。

6月13日,陈曙光接到终审判决:维持原判。他的律师罗秋林说,二审法院并没有正式开庭。而叶剑则干脆在一审判决后没有提出上诉,但他对本刊记者说:“我心里绝对不想承认,可看守所磨去了我的意志力。”

如果没有极特殊情况,他们将终身背负刑事犯罪记录。

就在陈曙光出来几天后,他的手机又接到一条诱惑性的SP短信:“收到李妹妹视频,点击播放。”

One thought on “投诉垃圾短信 反被抓去坐牢

  1. Привет Всем!У меня есть новость м°Ðгазину он-лайн Тогда читайте новость – женская одежда интернет магазин германия купить розовое платье каталог верхней женской одежды … Удачи Всем! -====- Discount 10% – – no prescription kamagra oral jelly usa :.kamagra soft tabs .: Discount 10 % == – cheap viagra kamagr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