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三十年前的石头,击中了我

顽固老石头.jpg

如果我剃个光头,会有一块伤疤在头顶现出来。今天,这块在头发里藏了很久的伤疤,被一枚来自三十年前的石头击中。

下午,博客上多了一个留言:

从小就喜欢竖着耳朵听浮黑讲故事的我,看到今天的浮黑便是只有看的份了。

早就想留言了,却始终不敢开口。

看到今日的浮黑,我由衷地感到高兴。因为你笔下的不再是字。这也是我的担心,因为我笔下还就是字。

老朋友,还能是老朋友吗?

看完,眼睛有点涩,眨巴眨巴,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流出来。秋天快到了,干涩很正常,不是吗。

每个人都有青梅竹马,都会在某一天由于某个原因,天涯相隔,然后彼此消失。我和他,似乎就是这样的——

竹马竹马。

我们的父母在同个单位工作,所以,刚刚学会走路,我们就认识了。我们读同一个幼儿园,读同一所小学校。由于一样高,我们同桌。

毕业后我们考入同一所中学,我们还是一样高,而且一样瘦——各二十五公斤……所以,初中三年,我们仍然同桌。

高中,继续同校,不再同班。但是,我暗恋的一个女孩在他们班。于是,成天没事就往他那里跑,假装聊天,眼睛却偷偷地找啊找,看啊看……

大学,他在东北,我在东南,那时没有互联网,就偶尔写几封信,吹嘘各自的志得意满和黯然神伤。

再然后,就是消失。

大学毕业,他回云南,我留厦门。忙了,累了,懒了,消失了。

今天,我们在互联网上重逢,他三十三岁,我三十二岁。他问我还记得他吗?我笑笑,心说:废话,你这小子是天秤座的,生日十月二十二日。

说了这么多,头顶上的伤疤也该隆重登场了。这疤,不是石头砸的,不是撞墙撞的,甚至不是狗啃的……它,是被炮仗炸的。那个炮仗,就是从他手里扔出来的。那时,他六七岁,我五六岁。

一块坚硬的石头让我眼睛干涩,旧伤复发。

它,来自三十年前。

------------------------------

37 thoughts on “来自三十年前的石头,击中了我

  1. Pingback: 为兄弟,插 太平洋直购网 一刀

  2. 今天和我的一个好朋友来看你的博客,我们都看笑了。你的文笔真是不可同日而语了。学文的就是不一样啊。哈哈哈!以后多抽空来看看你的新作。

  3. 竹马竹马。。。

    有意思。

    突然又发现,你在看神探,哈哈,我昨天又重温了一遍。

      • Hilarious! What a great way to wake up on a Monday morning. Peolynaslr, I’d ask a few questions of that Nancy Pearl. Mine keeps shushing Freud all the time (of all people!) and I’m expecting him to lose it and stick his pipe somewhere interesting one of these days. Perhaps in a similar kerfuffle, Dickens came off worse?

  4. 石头笑了!哈哈!三十年前的一幕幕在浮黑的手下显了出来。是那样的清晰,一起养蚂蚁,斗蟋蟀,小楷本里的大战,粉笔头上的雕刻。
    还有顽皮的鞭炮手!
    当时的担心,现在成了庆幸。那块伤疤会随你一辈子了。
    盼望着一起喝酒,一起快乐!

    • I don’t mind Ricky Roz#D&a8230;’yeeper Than Rap’ had some nice cuts and this latest joint has impressed so far…but let’s have it right, this is an awful video…white tigers and Ciroc…wow.Not that it matters of course, he’ll sell buckets, and the guy makes catchy tune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