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渎书人的阅读变迁——从PPC、Palm、Android到E-ink

一个渎书人的阅读变迁

我是个渎书人。

当然,这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渎书人并不是一个可以长久从事的职业,我的大多数同行在出道的三至五年内就已光荣蜕变,不是升格为藏书人,就是沦为厌书人。像我这样硬挺十年许,兢兢业业从事渎书大业的,并不多见。

我童年时代的理想并不是当渎书人,而是当读书人,因为父亲曾经告诉过我,只有读书人才能享受到形而上的快乐,才能不被三俗左右,才能成为纯粹的大写的人。目标出现偏差是因为上大学时碰上扩招,毕业后工资太少,衣食无着,连读书也成了奢侈的事。

 

天啊!我把电脑变图书馆了

我的渎书生涯是和千禧年一起到来的。

2000年,换了个新单位,当网站编辑。每天的工作除了上网还是上网,无聊之余忽然发现:网上除了新闻还有美图,除了美图还有美文。大喜,对于囊中羞涩又喜欢读书的我来说,这可真是个好消息!于是一有空就到处搜罗,一不小心硬盘里塞进了上千本电子书……

可悲,愿本是因为爱读书才上网下载,没想到一失足便成千古恨,自此再没踏进书店一步,读书成了渎书。

那个时代,我读的书除了传统文学外,还有大量网络小说。常上的网站有黄金书屋、榕树下、小说频道、龙的天空、起点文学……如今起点成了国内网络文学大佬,而当时的网文翘楚黄金书屋则在数次网络反三俗行动和不成功的并购中日渐衰落,想起来真是令人唏嘘。

那时我常用的读书软件是RBook,而且申请了正版注册号,这个软件2003年就已停止更新,我还记得当时最喜欢的一个文字配色模板名叫“青衫磊落险峰行”,出自金庸的《天龙八部》。

 

拉面与书,孰香?

新单位福利不错,工作一年后发了台笔记本电脑,于是我的渎书行动由在线阅读进化为移动阅读。

那时的笔记本电脑和现在没得比,不仅又粗又大又黑,而且很重,发给我的那款印象中似乎足有三公斤。但我不在乎,每天乐此不疲地用瘦削的肩膀背着它东奔西走,一有空就打开它读书,哦不,渎书。

不知深田路那家拉面馆还在不在,有一段时间我迷上拉面,几乎每天都会去吃一盘。每次一坐下喊完“老板,来份大盘拌面”就赶紧把笔记本电脑从包中拿出,开机,点开RBook,如痴如醉。每次,周围的人都会用到动物园看草泥马的眼神看着我。没关系,书中美人盈盈如玉,盘中香面吐气如兰,何必与身边的粗人计较呢。反正我知道,自己真的只是看书心切,绝对不是在装叉。

 

手机兄,羊肉炉不是故意的

科技是不会知足的,人也不会。一不小心,传呼机变成了手机,一不小心,PDA成为潮人新宠。我不是潮人,但我需要一个轻便的渎书工具。

大约是2002年的某一天,我兴致大发上网狂搜,若干天后一台康柏iPAQ3630到手,操作系统是Pocket PC。在那时,这小东西称得上神奇,可以手写记事,可以记账,可以看图片,可以玩游戏,可以算命,当然,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可以看电子书。

有了这样轻便的渎书宝物,我对电子书的兴趣更是一发不可收拾,随时随地都在看,等车时看,吃饭时看,上厕所时看,睡觉前看,睡着了也要把它放在枕头边……结果,不幸突然发生,梦中某人学书中侠士行侠仗义,面对恶人一个飞腿又一个重拐,啪地一声脆响,iPAQ触摸屏碎了。

仿佛是对我渎书行为的报复,类似的厄运接连不断。

iPAQ的接班人是HTC的Windows Mobile系统新款智能手机,型号我忘了,因为刚到手不久,它就在一次电子书与美食的对抗中坠入还在沸腾的羊肉炉中。那裹满香浓汤汁、冒着热气的形象,现在想来,还是让人食欲大开。

接下来我又迷上Palm系统的手机和PDA,Treo600、TH55、Treo680先后入手,但除了TH55还在抽屉里等待主人宠幸外,其他两部都莫名其妙地无疾而终。

再然后,如今风靡全球的Android手机也落入我的魔爪,曾帮助摩托罗拉起死回生的王牌机型Milestone在我手中把玩不到一年,再次宣告光荣牺牲。

愈败愈勇是渎书人坚忍而杯具的宿命,愈勇愈败却不是一个适合居家男人的良好习惯。对于接替Milestone勇扛大梁的黑莓8900,我有信心它能比前辈长命。因为,坚挺10年后,某人要金盆洗手了。

 

排排坐,分Kindle

据说2010年是新兴阅读元年,一声炸雷,以Kindle为首的E-ink电纸书和以iPad为首的平板电脑横空出世,席卷市场。

身为资深渎书人,嗅觉当然较普通人灵敏一些,早在2009年,E-ink大军的先锋官索尼PRS-505就已加入我军阵营。屏幕洁白如纸,电子墨水饱满清晰,不发光不伤眼;冬日暖阳中斜斜靠在躺椅上,看着它,微笑,眯眼,似睡非睡,似渎非渎。嗯嗯,这渎书原来越像读书了。

国外亚马逊早已开始在Kindle上销售正版电子书,国内盛大的Bambook也不甘落后,紧随而上。虽然百度文库逆潮流而动成为新盗版基地,但Google图书和Apple在线销售的正版大军明显实力更强。更重要的是,经过淘宝和起点Vip多年的熏陶,国内网民、书友的电子支付习惯已经逐渐培养起来了。

10年一个轮回,胡汉山也有杀回来的一天。童年时代的梦想近在眼前,我似乎也有可能变回一名光荣正确的读书人了。

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感谢国家,感谢互联网,感谢我的10年渎书生涯。是你们让我明白:怎样读不是问题,读不读才是问题。

(本文前三段泥人大大亦有贡献,怀念泥人,盼他复出。)

年初给晚报《尚城》写的。

37 thoughts on “一个渎书人的阅读变迁——从PPC、Palm、Android到E-ink

威丝曼 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